石虎保育條例,25:9壓倒性駁回

遊戲「家有大貓」的其中一位角色顏書齊,便是以石虎為圓形所塑造出的獸人角色
來源:家有大貓官網

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的苗栗石虎近十年來路殺頻傳,苗栗縣政府曾主動擬定《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而今年6月4號苗栗縣議會將已交付二讀的第三版《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以25票反對、9票同意遭到否決。不過其實這已不是石虎保護法案第一次遭到駁回,去年2018就曾遭到攔截並否決,今年縣政府廣邀各界專家對條文的部分內容修正再度試圖闖關,不過還是以遭到駁回收場。以下整理了關於石虎以及本次保育條例的相關訊息。


石虎(學名:Prionailurus bengalensis)又稱山貓、豹貓,是主要產與於亞洲地區的貓科石虎屬野生動物。在生物學上的分類為動物界 脊椎動物門 哺乳綱 食肉目 貓科 石虎屬,在石虎屬底下也因地區的不同而出現多達11個亞種。石虎主要分布於東南亞及南亞一帶,北至中國哈爾濱及俄羅斯最東側、南至印度尼西亞、東至臺灣及南北韓、西至巴基斯坦及阿富汗。特徵為外表的斑紋都很接近豹紋,相比之下家貓則很少見豹紋;與家貓的主要差異是:長而粗的尾巴,額頭有兩條白色縱帶,及兩耳後方是黑底白斑。石虎擅長爬樹及游泳,且為夜行性動物,白天會待在洞穴中,晚上則會出現並進行一切活動。石虎為肉食性動物,主要以小型哺乳動物、兩棲爬蟲動物、鳥類及昆蟲等為食。在較冷的北方石虎的繁殖期約為三、四月,南方的石虎則沒有特別的繁殖期;石虎交配期約5~9天在,雌石虎會在60~70天後生下2~4隻的小石虎。

臺灣曾處處有石虎

圖片取自台灣石虎保護協會

臺灣的石虎曾分布在在台北、桃園、苗栗、臺中、南投、雲林、嘉義、臺南、臺東等地區,不過隨著經濟起飛人口增長,讓低海拔地區的石虎消失無蹤。近年來只剩下苗栗、臺中與南投尚有石虎的蹤跡,甚至有人認為連臺中及南投的石虎都不復存在, 台北、桃園、雲林、嘉義、臺南與臺東地區的估計滅絕時間則分別是1985年、1992年、1988年、1994年、2006年與1968年。

事實上石虎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是被評鑑為「無危」等級的,但反觀臺灣的亞種至只剩下約500多隻,恐怕已落入最小可存活族群數,專家擔心這麼小的族群很可能會因為傳染性疾病以及天災就將整個石虎族群吞噬殆盡。

50年來棲息地萎縮80%,基因多樣性偏低

圖片取自農委會林務局

專業人士姜博仁在農委會委託他進行的「重要石虎棲地保育評析」報告中指出,全台適合石虎利用的棲地面積達102萬公頃,但目前還有石虎出沒的範圍僅約2萬公頃,兩者相差近50倍,若不計算已開發地區,則石虎的棲息地足足萎縮了80%

此外石虎也因族群數衰退導致基因多樣性大幅降低,臺灣大學動物科學技術系教授朱有田分析68隻死亡石虎個體,只找出7種粒線體DNA,顯示島內遺傳多樣性偏低。生物多樣性偏低有可能會造成隱性的遺傳疾病以及抗病能力下降,更有可能因為傳染病而大規模的滅絕。

臺灣人做了什麼危害石虎的活路?

圖片取自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

除了棲地開發導致對於石虎住所與食物等各種資源的掠奪以及最常聽到的路殺外,人類的環境用藥也會對石虎造成極大的威脅。屏東科技大學教授裴家騏說明:早期臺灣農業會使用農藥,讓土壤中及水中的農藥含量長期偏高;有時更會使用毒鼠藥,因此野外的老鼠個體也常常帶有高量的毒素,而石虎食用老鼠的同時等同是將這些毒物吃下肚。這些毒素的累積可能會導致慢性疾病或器官病變,或是讓石虎行動、反應力變得遲緩,更容易遭路殺或其他動物攻擊。

除棲地消失和毒藥危害,石虎與農戶的衝突也是致死原因之一。根據統計與推估為了避免飼養雞隻遭石虎捕食,苗栗的某些鄉鎮每年約有至少有160至180戶農戶有使用毒餌或獸夾「處理」石虎的經驗,這數字恐怕比路殺的數量更為龐大。

沒有石虎,會發生什麼事?

一個物種的滅絕到底會對整個生態系造成多大的影響,到現在都還沒有人敢斷定結論。 裴家騏教授舉了個例子:石虎消失,老鼠少了一種天敵,數量大增的老鼠恐怕又會引起農業損失以及傳染病,到時候人們不得不使用更高劑量的毒鼠藥,讓更多毒素流進食物鏈,最終殘害到更多生物。換言之石虎的滅絕會間接的導致生活於相同地區的其他物種,這麼說也許有人會認為有些誇張,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姜博仁表示石虎和雲豹一樣,同樣有物種保護傘的功能。所謂的保護傘物種,指的是對棲地品質要求較高或較敏感的物種,在環境惡化等不利因子出現時,通常會最早滅絕;若這些物種不受影響,牠們也會像保護傘一樣維護其他的物種。同時他也嚴肅的表示:「若連石虎都活不下去,那以後人類會是活在什麼樣的環境裡?」

《石虎保育自治條例》到底在吵什麼

苗栗縣《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2018年農業處第一版提出後被小組封殺,接著2019年一月農業處再提出第二版,石虎協會也提出一個民間版一起討論,討論完的共識成為第三版,然而還是在6月4號遭到否決。

苗栗縣《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共有八條,第一、二、三條是針對苗栗縣政府各級保育石虎的職責作定義,第四、五條則是針對石虎棲息地保育的施行進行規範,第六、七條則是說明了關於相關組織應實施之事項。

其中第四、五條為最多人質疑的部分,很多民眾及議員擔心這會導致開發收到限制。第一版草案第四條原規範,「本府應於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或野生動物保護區外劃設石虎棲地,並公告之。」讓許多當地人認為劃設這樣棲地保育範圍會影響到私人的土地開發;因此在二、三版中也修正規範方式,使用補助獎勵友善環境的耕作者來達到保育目的。而草案第五條規範,「苗栗縣府各級機關興辦公共工程之開發面積為一公頃以上或道路長度為一千公尺以上且位於石虎棲地者,應在規劃初期向石虎生態保育背景專家諮詢,採取適宜近自然對環境友善工法。」此條文是要求各開發案在動工前應先尋求專業人士指點,對於民間私人的活動並沒有強制約束與罰則。也就是說政府是「應」受條例限制,而一般民間是「得」諮詢專業保育保育人士來打造出對環境友善的開發

草案還是引來許多反彈,議員及民眾深怕地區的開發受阻,其中投下反對票的苗栗縣員張志宇表示雖然他也清楚此條例沒有規範私人土地的開發,「但是民眾還是會擔心,未來會不會影響到私人土地。萬一專家有意見、或是環團又來抗議,一樣沒辦法開發。」他說。此外苗栗縣18個鄉鎮中有超過10都是石虎活動的區域,若是劃定特定保護區,則限制開發範圍也會過大。議員韓茂賢說,雖然此條例關係到重大的保育議題,不過「要尊重私有土地,一定要地主同意,如果不同意就不要畫。」

保育條例「遭到抹黑」?

本月6日石虎保育協會表示,從整個法案內容都可以看出這些條例沒有限制私人土地的開發,並以獎勵補助的方式來推動友善環境的開發,此法案僅是讓苗栗縣府表態保育石虎並以身作則;即便如此,二度送審的條文都遭到駁回,協會在接受「上報」採訪時指控被刻意曲解為管制私人財產及開發。保育協會多次要求苗栗縣市長及農業處為開發政策做說明,但遲遲等不到回應,一次次試圖闖關的結果就是造成當地民眾的誤解,間接污名化石虎。

協會仍再次強調,這個石虎保育條例並不會對私人的行為做限制,希望民眾不要被流言蜚語誤導。

苗栗縣石虎保育自治條例第三版草案

  • 反對議員名單:
  • 李文斌(國民黨) 黃月娥(國民黨) 楊明燁(國民黨) 廖英利(國民黨) 張志宇(國民黨) 徐功凡(國民黨) 黃芳樁(國民黨) 陳碧華(國民黨) 鄭聚然(國民黨) 孫素娥(國民黨) 張淑芬(國民黨) 鄭秋風(國民黨) 林寶珠(國民黨) 鄭碧玉(國民黨) 楊文昌(無黨籍) 余文忠(無黨籍) 徐永煌(無黨籍) 江村貴(無黨籍) 張顧礫(無黨籍) 張可欣(無黨籍) 溫宜靜(無黨籍) 張佳玲(無黨籍) 廖秀紅(無黨籍) 湯維岳(無黨籍) 韓茂賢(無黨籍)  
  • 贊成議員名單:
  • 劉順松(民進黨) 羅貴星(民進黨) 鄭宗國(民進黨) 陳光軒(民進黨) 宋國鼎(時代力量) 曾玟學(時代力量) 陳品安(無黨籍) 黎煥強(無黨籍) 禹耀東(無黨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