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鞭打及虐待中跳舞的熊——委曲求全,只圖人類一時娛樂

從前從前, 有一群專門訓練熊來表演、跳舞、取樂及賣藝的馴熊人,
訓練所謂「跳舞的熊」;這些熊自小就被帶離棲息地,
牠們的牙齒大多被打掉,鼻子裝上鼻環,隨著馴熊人四處流浪,表演「跳舞」和「名人模仿秀」,娛樂大眾;或是為人治病、按摩,彷彿江湖郎中。不然,就是讓大家摸摸牠們──當時的大眾普遍相信,這會帶來好運。

所謂「跳舞的熊」,以現代動物保育觀念發達的社會來看,根本不應該存在,
但 「 跳舞的熊 」 這項傳統卻行之有年,
這項「傳統」不只在中歐或東歐各地有,
甚至在土耳其、印度都擁有這種「傳統」。
甚至之,四處還興建起名叫「跳舞熊學院」的動物訓練所;
再極端點,一戰及二戰期間,吉普賽人則帶著熊,利用表演做掩護,
暗中協助左派地下愛國軍隊反抗與納粹為伍的政府軍。

鼻子被穿洞及通繩子的熊

仔細觀察,「跳舞的熊」鼻子上都會掛著一條繩子;
這是因為幼熊被捕捉以後會用燒紅的鐵針在鼻子上穿洞,
再綁上那一條長繩。
而這條繩子就這樣綁在熊身上一輩子,在馴熊師一拉一扯中,
熊自然就會因劇烈的疼痛而彈起來,這也是這些熊之所以「跳舞」的原因。

這種不道德的行為,在注重動物權利的現代,
自然會遭到動保團體抨擊;
在2002年,曾經飼養「跳舞熊」的保加利亞加入以保障動物權利的歐盟;
這使得 「跳舞熊」 從原本是人們眼中「娛樂工具」,
在加入歐盟後,正式轉變成違法行為。

保加利亞加入歐盟示意圖

將鏡頭轉到印度,印度一樣有所謂的「跳舞熊」。
一直以來,印度的卡蘭德爾族(亦稱庫德族)以捕捉懶熊的寶寶,
並透過極為殘忍的手段訓練牠們變成 「跳舞熊」 ,以謀取生計。 

一隻印度的「跳舞熊」

為了遏止這種殘忍的行為, 印度的動保團體”Wildlife SOS” 於1995年開始著手進行一個為期兩年的調查研究計畫來尋找出原因;後來發現就是因為為了要提供馴熊師「跳舞熊」 ,導致野生的懶熊數目因過度捕捉而急速下降,以及面臨到瀕臨絕種的危機。 
他們四處尋訪,想要找出懶熊被虐待致死的證據,來證明現在發生的事情。

他們用鈕釦式隱藏相機拍到卡蘭德爾族的族人賣熊;這些熊每一隻大約值兩千美金,牠們有些被用來煮熊掌湯,有些之後被訓練成為「跳舞熊」。

Wildlife SOS 所設置的地毯編織處

你可能會說:「那就把賣熊的都禁賣啊!」
但悲哀的是,卡蘭德爾族家庭的經濟來源和生計只能依賴這隻熊。
所以這必須用可行且長久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Wildlife SOS 想到了辦法,他們給了男人一筆創業基金,設置了地毯編織處,也提供女性們職業訓練 ;還有資助那一些原本為了生計而工作的小孩獲得教育。

如此,他們再也不必為了生計而獵捕這些熊了。

一隻健康的熊

在人權運動發展旺盛的現代,我們也應該更要有愛護萬物的精神;
期盼有朝一日,這些漂亮的熊也將能再次在野外生存, 再也不會被捕捉。
而不管是人類還是熊,都能夠和和平平地生存下去。

S.艾倫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