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到一線生機,中油再傳將開發桃園藻礁

(魟撰稿 / 艾倫德編輯)

桃園藻礁的分布範圍是從永安漁港到竹圍漁港,共約27公里,是全國最大的藻礁群。觀塘天然氣第三接收站案環評通過後,為了短期的能源需求,累積36700年的藻礁將受到嚴重的破壞遭到各界的抨擊。 本篇報導將為大家帶來關於藻礁的一切, 包括藻礁的歷史、生態、以及本次的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並針對開發以及保護雙方的言論作統整。

藻礁

☆淺談藻礁

藻礁是指一種海岸地形 — 跟珊瑚礁一樣 — 以碳酸鈣( CaCO₃ )為主要的成份。
這種礁石我們稱之為「生物礁」;即造礁生物行造礁作用分泌碳酸鈣 ( CaCO₃ ) 後,陳年堆積累積成的地形。
而桃園的大潭藻礁地形的範圍是從永安漁港至竹圍漁港由南到北,連綿了27公里的海岸。大潭藻礁的形成是由該地多達37種的藻礁藻類,在死亡後分泌碳酸鈣行藻礁作用,經年累月堆積而成。
要累積出現今平均約4公尺的藻礁,造礁藻行造礁作用要持續約7600多年之久。

示意圖

回到藻礁以及珊瑚礁的共同之處,生物礁必須擁有堅硬穩固的硬底質,才能順利成長、附著與鈣化;而古石門溪的沖積扇中的大量礫石,提供了藻礁生物良好的基本環境。
光是這個穩固良好的底質就需要累積約30000年才能成形,也就是說從累積底質到現今的藻礁是歷經了至少37600年的產物。

地點示意圖

不過,「含沙量」還是最終決定此地是藻礁或是珊瑚礁的決定性條件。
相較於造礁藻,造礁珊瑚對於環境的要求較殼狀珊瑚藻來得高;因此在一開始發展時藻礁與珊瑚礁是並存的直到距今3100年前,藻礁才逐漸取得優勢;而珊瑚礁漸漸的沒落。也因此,藻礁曾被認定為是珊瑚礁地形,直到西元1998年(民國87年),這裡才被確認實為藻礁。

藻礁的生態及漁業資源十分豐富,尤其是底棲的無脊椎動物,且更是在這裡發現了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群體,是自1990年代以來發現前所未見的群集量;幼鯊頻繁的發現紀錄亦顯示大型洄游性魚類(掠食者)也許對大潭藻礁以及其周圍的地區使用率非常高。下個段落將為各位帶來實地勘查藻礁地形的紀錄。

柴山多杯孔珊瑚

☆藻礁的生態多樣

導覽員 林子涵小姐

在8/17,Fur times獸時報的特派記者魟來到來桃園大潭的藻礁,
跟著導覽員林子涵小姐一起探索藻礁的奧秘。

穿著長筒雨鞋,走進了前面的防風林,在這裡林子涵小姐先是稍微介紹了一下藻礁特的特別之處,以及它所受到的危機,隨後在經過防風林的途中,也介紹了許多不同的植物,以及在我們身旁,屬於古石門溪的歷史。接著踏上沙丘,她說:即便這裡是沙丘,但是底下沖積出來的礫石層層堆疊,讓水得以通過,並且帶來了讓藻礁生長的良好底質。

藻礁的外表看似平凡無奇,但是實際上仔細觀察會發現它的多孔隙是無所不在的,在這天的行程裡,我們發現了許多底棲性的無脊椎動物,包括兇猛酋婦蟹、瘤珠螺、寄居蟹,以及最重要的造礁藻類為最常發現的物種,其中甚至發現了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其他的生物如海星、岩瓷蟹、石鼈以及槍蝦及各種其他軟體動物等物種也散佈在各個地方,光是一公尺以內就聚集了很多生物,若是不仔細看還真的不會注意到,在寧靜一片的藻礁底下居然暗藏這麼多樣的生態。

而在最後,林子涵女士說了這段話:「在世界各地如果你要看藻礁, 你要潛海下去看,不過只有在這邊是潮間帶,你走路慢慢的就可以走向藻礁。
大家都知道珊瑚礁被稱為海中的熱帶雨林,不過藻礁的環境因為多孔隙,又更勝了珊瑚礁一籌。」

「 台灣人我們是島嶼的子民,可是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孩子、我們的朋友們,他們每一年去海邊幾次?我們了解我們的海洋嗎?我們對於我們的海洋知之甚少,有太多的謎題等著我們去發掘。我們都還沒有認識我們的海洋,還沒認識我們寶貝的棲地,那你又如何能夠把它挖掉呢?」

☆藻礁面臨的危機

1. 建設工程:漁港、觀塘工業區以及大潭發電廠等相關工程,導致了部分的藻礁受到掩埋;而例如2014年東亞石化公司的臨時碼頭、以及2015年中油修補管線的工程未注意到藻礁等開發則會使藻礁被胡亂剷除後棄置。

2. 工業廢水:身為工業大市,桃園可說是堪稱全國第一,合法登記的廠商多達數萬家,不過據說未登記的廠商也一樣多達上萬家。早期環保意識低落,直接講廢水排入河川流入大海,雖然今年環保意識逐漸提升,不過仍有漏網的非法廠商在偷排廢水。桃園共有六個工業區,但無論如何,不當排放的廢水皆會隨著河流進入大海中,危害當地的海洋環境。

大潭電廠

大致來說,北岸的的汙染程度高於南岸其中汙染最嚴重的地區為觀音工業區、大園工業區以及南崁溪的出海口;其中觀音工業區汙水處理廠的出海口更是一片死寂,甚至有紀錄礁體的顏色會隨著汙水而變換。

3. 突堤效應:突堤效應會導致突堤前方的泥沙嚴重淤積,並使後方的海岸受到侵蝕、泥沙流失,其中以觀塘工業區以及南方的臨時港口最為嚴重。藻礁的多孔隙環境提供了許多生物育嬰房的功能,小魚小蝦長大後便可在更外海處形成良好的漁場;但若是多孔隙的環境消失,豐富的生態也有可能因此殞落。

☆危機應對

A. 避免破壞:《文化資產保護法》在2016年通過第78條,正式將藻礁列入「自然紀念物」中的「特殊地形與地質現象」項目。不過此法雖然是以明智利用為主要訴求,不過內容的規範卻十分嚴苛,破壞自然地景以及紀念物是會吃上刑責的;加上附近跟傳統漁獵區域的範圍重疊,故仍有更明確的細則需要規範,而目前《濕地法》以及《海岸管理法》都是可以列入考量的保護選擇。

B. 嚴查排廢:除了官方要加強稽查以外,也必須培養公民的環境素養。短期內可對由官方對企業不定期召喚、要求及監督官方的稽查、公民配合通報等等;長期則是必須提升公民的內涵,公民的環保意識強,就較能對官方至企業產生更大的影響力。因此即便是三方皆有責,但提升公民的環境素養對目前來說是最為重要的。

在藻礁生活的海星

C. 減少突堤:漁港已是漁民賴以維生的設施,大潭電廠的出入水口在短期內也不容易改善,長期可計畫潛遁的方式來做引流及排流達到改善的效果,反觀上觀塘工業區的臨時碼頭應儘早拆除。讓突堤效應消失後,潮水也能沖走堆積的淤泥,恢復多孔隙的環境樣貌。

☆藻礁開發大事記

群居的螺類
  • 2001年,觀塘工業區正式動工,東鼎公司計畫執行天然氣接收港工程,填海造路5公頃使得部分藻礁受到掩埋,不過後來止於公司的財務危機。
  • 2002年大潭電廠執行出水道工程,破壞部分藻礁並產生突堤效應。
  • 2007年中油設置天然氣運輸管,並未避開藻礁,使得又有藻礁受到剷除。
  • 2008年,環保署查獲觀音工業區廢水不當排放的案件。
  • 2014年,大潭電廠以南、永安漁港以北設置「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
  • 2015年中油修補管線的工程,導藻礁再度遭到破壞。
  • 2016年,部分藻礁區北規劃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預計填海造路77.2公頃,海岸堤防延伸4280公尺,藻礁再次暴露於填海造路以及突堤效應的危機。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

由於新任政府講究非核家園,火力發電的需求也逐漸增加,不過以煤炭作為燃料的火力發電也帶來PM2.5等空汙問題,現今逐步以天然氣的燃燒作為火力發電的燃料來源。相較於煤炭,天然氣發電雖然可以大幅度地降低60%的空汙,但是成本會有些許的提高;雖然如此,天然氣發電還是在效率與汙染的衡量下,成為臺灣目前最主流的發電方式。

圖為106年的台灣發電量圓餅圖

大潭發電廠目前有六個發電機組,未來將再新增四個機組,發電效率也預計將從原本的11%提升至23.5%,成為全國最大的發電廠;但因產能相當大,評估需要在附近成立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從臺中港接海纜線用安全經濟的方式來運輸天然氣。不過這麼做的代價,就是此次開發案必須填海造路72公頃其中越有30公頃的藻礁遭到活埋。

☆不該開發的理由

美麗的藻礁
  1. 7600多年累積下來的藻礁歷史悠久,更勝人類在在這塊土地上創造的其他任何人文史跡,應當作自然古蹟來對待、保護。
  2. 觀、塘工業區的環評在20年前(1999年)通過,1998年才發現藻礁,很明顯當時在藻礁研究資料不足的情況下,並未將藻礁列入評估中;且已歷時20年,生態也應有所變化,不該拿著20年前的評估結果當作現今的依據。
  3. 中油於2014、2015年對於天然氣接收站的預選場地做環評,但其內容隻字不提藻礁生態的評估,顯然態度草率,有先斬後奏之疑慮。
  4. 此案的替代方案是在台北港的外海造基地,開發成本以及對環境的衝擊皆比在桃園來得低。
  5. 2014年成立了野生動物保護區後,2015年便爆出了中油為了修復海纜線而在藻礁區埋樁挖掘,事後中油除了公開道歉外,也表示不會再對藻礁有任何的破壞。已經完全沒有再動手的理由,這次卻是食言想要再次開發藻礁區。
  6. 未來解編工業區、拆港拆堤,恢復昔日的樣貌,可作為政府翻轉海岸目標的最佳範例。
  7. 開發後,大潭里原有2.5公里的海岸將全部消失。
  8. 藻礁已經受到了文資法的保護。
  9. 開發地的實際敘述並不完善,搭配20年前的環評結果資料,有失可信度。
  10. 目前替代能源尚待純熟,不該為了短期的發電效率而破壞累積了37600年之久才形成今日的藻礁地形。

☆答辯Q&A

套用1999年所做的環境結果,真的不需要再次做環評嗎?

Q1

守護方:20年來未開發,應需要重新再做環評來確認生態;加上發現了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根據行政程序法第123條,可廢止當年的結果。

開發方:已繳交環境差異分析資料給環保署,也提供了生態影響的評估報告,未來將依照法定規則持續的說明、補件。

柴山多杯孔珊瑚(來源:台灣環境資訊中心)

潭藻礁的生態環境真的是否真的這麼重要?

Q2

守護方:若是突堤效應加重,再加上這次的開發工程,有可能使藻礁走向全毀的命運,並讓大潭藻礁消失。珊瑚藻一年四季仍然在藻礁,還是有生長力。最後,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在這裡的族群可不小,相信對於藻礁的歷史研究會有極大的價值。

開發方:全臺灣也不是只有桃園大潭才有藻礁,而若是有更多的柴山多杯孔珊瑚,那是不是不用那麼的被保育?此外,也應從頂級消費者的數量多寡來判斷藻礁的生態是否夠豐富足以支撐一定數量的掠食者。

第三轉接站是否絕對不可缺少?

Q3

守護方:不應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應該把機組分散,減少風險。況且爾後再生能源純熟後,天然氣發電會變得不是這麼的必要。

開發方:必須在2021年前盡快的改善空汙問題,並穩定發電,這是唯一的選擇;且若是不這麼做,要在2025年前達到天然氣50%發電的比例是不可能的。

被消波塊佔據的藻礁海岸

是否非此地不可?

Q4

守護方:按照替代方案的走向,在其他的地區建立海上基地同時可省下大量的大量的經濟與環境成本。


開發方:若重新找地方申請,所有的環評及法規程序都要重來,到時候會趕不上預計始用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