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港金門居民——歐亞水獺

近期Instagram等等的各大社交影音平臺開始出現了各種水獺的照片以及短片,藉由這些無遠弗屆的媒體,一陣水獺熱瞬間席捲全球,不少人都臣服於亞洲小爪水獺的可愛,甚至有飼養的意願,不過其實臺灣沒有也並不能飼養亞洲小爪水獺。不過其實就在臺灣離島的金門縣,就有另外一種水獺的棲息;他們就是歐亞水獺,外型一樣小巧靈活,跟風靡全球的亞洲小爪水獺十分相近。不過牠們在臺灣屬於保育類的動物,目前正遭受到棲地被破壞的危機;認識、了解牠們乃是保育的第一步驟,因此我們將為大家帶來關於歐亞水獺的簡介、歷史、牠們面臨的威脅以及相關的保育議題。



※俗名:歐亞水獺


※學名:Lutra lutra


※分類:動物界 脊索動物門 哺乳動物綱 食肉目 鼬科 水獺屬 歐亞水獺


※特徵:身長約75~95cm體重約7~12kg。跟其他種類的水獺比起來,牠們體色偏淡、頸部較短而面部較闊,因此耳朵間的距離也較長、尾巴也比其他種類的水獺來得長。

※分佈:歐亞水獺是世界上分佈最廣的水獺,從亞洲、歐洲到非洲,北至俄羅斯中部、南至印度、東至南韓和台灣、西至西班牙以及北非一帶。


※習性:歐亞水獺棲息於內陸河川,主要以淡水魚蝦蟹為食,不過有時也會出現在河口以及海岸。1歲後獨立,2到3歲後性成熟,壽命約3到4年。擅長游泳,並會在水邊築巢育幼,是一種半水棲的陸生動物。主要為獨居。全年都可繁殖,雌獺的懷孕期約為兩個月,每胎會產1-4隻幼獺。



※詳細介紹:大多數水獺都以魚類為食,此外也吃蛙類、淡水蝦和蟹類。牠們喜歡在水草叢生,坡度平緩的河岸築巢;不過水獺不像河狸一樣會在河邊建造水壩,而是會在岸邊築巢,通常水下跟水上都會各建一出口除了通風外有可以當作巢穴遭到攻擊時的緊急逃生口。水獺不但能快速靈活地游泳,還能通過小圓瓣把鼻孔和耳朵緊閉起來,不動聲色地貼身水面之下,作長距離潛泳,據說可以一口氣潛遊6~8分鐘之久。從金門水獺排遺中的魚鱗分析,金門的水獺,主食以吳郭魚為大宗,也有鰻魚、銀漢魚、蝦虎、鰻鯰等魚種,野鳥及昆蟲、蝦蟹貝類等動物則是歐亞水獺次要的食物來源。

歐亞水獺的吻部較其他水獺寬,是很明顯的辨別特徵
來源:https://pixabay.com/zh/photos/european-otter-lutra-lutra-2777586/

※特別之處:多數人常常會搞不清楚水獺與海獺的差異,水獺四肢發達,在路上及水中皆行動靈敏,並有著粗壯的長尾,顏色偏咖啡色;而海獺的後肢則有退化的情形,且尾巴趨於扁平,體色偏灰黑,此外海獺的腋窩部分演化出了類似口袋的構造,能夠讓漂浮與海面的牠們暫存需要拿來敲開貝類的石頭,水獺因為棲息於淡水,石頭俯拾即是,因此沒有這種構造。

臺灣僅存金門尚有少數的歐亞水獺族群,有可能跟金門的各種水體少有連結,以及身為國防重地,許多地方開發遭到限制,保留了原始的自然環境有關。

水獺在歷史上有著許多的記載,例如在鳥山石燕的《百鬼夜行繪卷》裏,川獺精會化身成人類女子,穿上和服、以傘蒙臉來假裝美女,要是有夜歸的男子向她搭訕的話,她就會垂下傘,並露出老太婆兇惡的臉孔,趁著男子吃驚的間隙發動襲擊咬死他;在水木茂的作品《鬼太郎》裏,水獺也出過場。有趣的是,在中國古代誌怪小說中也有水獺成精的故事。在晉代戴祚的《甄異記》、南朝宋時劉義慶的《幽明錄》中,以及明朝干寶的《搜神記》中,都有記載關於水獺成精的故事,不約而同地跟《百鬼夜行》一樣,敘述水獺會化作美女,誘惑路邊行人的傳說。

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Fischotter,_Lutra_Lutra.JPG#file

※應用:水獺的毛皮珍貴美觀,質輕而韌且保暖性強,由此早期製成皮帽、皮領、皮袖等衣物飾品,都是國際市場的暢銷貨。水獺肝入藥,則有補肝和止咳功能,可以治虛勞、咳嗽、夜盲症等。



※保育:在IUCN瀕危物種紅皮書中屬於「近危」,不過此現象乃是因為歐亞水獺的分佈面積十分的廣大,但是零星的區域(例如臺灣金門)則是有許多的族群面臨滅絕的危機。早期野生動物保護意識低落,許多水獺淪為獵槍下的祭品,被製成各種保暖品;雖然近幾十年來,各個國家制定各種法規阻止該地的水獺遭到捕獵,但是隨著新時代發展蓬勃,棲地破壞與環境污染逐漸取代盜獵,成為威脅水獺的主因。

水獺屬於保護傘物種,對於環境的要求十分嚴格,對於環境的變化也十分敏感,一旦水體受到污染,牠們往往是最先受害的物種,因此是水域環境的重要指標之一。

多數東南亞國家已經立法禁止捕捉、銷售、持有與運輸牠們。小爪水獺、江獺與毛鼻水獺也已納入管理國際野生動物貿易的《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II之中。台灣也使用《野生動物保護法》將金門的歐亞水獺列為保育類動物,雖然禁止人為蓄意的迫害,但環境的開發與變遷才是目前威脅金門水獺族群的主因。

近數十年的開發,水獺棲息地水域多遭混凝土工程覆蓋,使得水獺的棲地破碎化。另外農牧業開發所帶來的水污染,以及缺水的問題,迫使水獺必須走上陸地或往海域游去。 而這帶來的結果往往是水獺被沒有注意到的夜行車輛撞死在路上, 103年到106年之間就有11隻水獺死於路殺,對於一個瀕臨滅絕的物種,這是個不小的數字。

漁業的非法設網也是危害金門水獺的問題,例如今年5月便發生了一起水獺被困在蜈蚣網的事件;撈起屍體時,可看見屍體已嚴重腫脹,頭部已腐敗見骨,推測死亡時間超過一周。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除了改善環境、創造友善的排水工程, 106年也評估了警示裝置,在馬路上利用反光片反射汽車的車燈來達到警示目的, 而對於漁網誤捕導致水獺溺斃,即便網具合法,但若是未向相關機關申請而私設網具,不僅違反〈水庫蓄水範圍使用管理辦法〉,也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9條未經許可擅自設置網具,倘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者,可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