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叢林野火情勢暫緩,救命暴雨成新挑戰

澳大利亞的叢林野火通常發生在11月到隔年3月的夏季(南半球),通常是由當地的閃電引起,加上乾旱的氣候導致持續不斷的野外大火。每年周而復始的野火已成為澳大利亞莽原地區的生態特色之一,有些樹木甚至靠著大火繁殖;適當的野火也可產生富含營養的草木灰來維持土壤的肥沃,為早期游耕的原住民帶來不少便利。

至於今年的野火因為發生在2019年9月、時間點詭異,加上持續延燒不斷、範圍過大導致許多動物喪失家園而備受矚目。異於往年同樣的時節100毫米至300毫米的雨量,澳大利亞在這樣的季節已經連續三年未達以往標準,成為了旱季提早開始的主要原因;加上厄爾尼諾現象(聖嬰現象)以及正印度洋偶極子的雙重夾擊,讓最高溫更是突破了新高來到了攝氏48.9度。而這些詭異的現象明顯與氣候變遷脫不了關係,顯示了極端的氣候正在侵襲許多動物的家園。

失常的野火為澳大利亞南部帶來重大的生命及財產損失
© Daniel Knox / Horsley Park Rural Fire Brigade

截至2019年9月至2020年1月7日止,澳洲叢林大火已燃燒超過 840 萬公頃土地,範圍大於 2.3 個臺灣面積;估計約5億隻的動物在這場大火喪生,若算入兩棲動物及節肢動物等其他動物,則傷亡數量有可能高達10億之多。煙霧瀰漫至澳洲的沿海都市,當地空氣紛紛呈現霧濛濛的褐色,有些甚至飄洋過海,影響到距離澳洲12000公里外的南美洲西岸國家。

不過好消息是在今年1月15號,由於低壓槽從太平洋引入的豐沛水氣,澳洲南部的新南威爾斯州與維多利亞州,自周三開始陸續降下了80~100mm以上的大雨,這場大雨雖然可說是一場快速緩解災情的「救命雨」,但如此猛爆的瞬間降雨卻又對倖存的動物帶來新的一波生存考驗,這般詭異的現象又再度說明了氣候變遷的嚴重。目前新南威爾斯州的國家公園管理隊在空運救援物資的直升機途中,順道於幾個災後焦土的定點「空投」胡蘿蔔與地瓜一類的應急糧食,來支援那些尚未有辦法被撤離的倖存動物,「但我們所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把握時間,就是這場動物救援行動的關鍵。因為這些在火場倖存的動物,只會越來越飢餓、越來越衰弱。能不能及早找到他們?在不可逆傷害之前讓牠們恢復足以野放的安置活力?這將會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漫長競賽。」(翻譯對話取自聯合新聞網)

遠在臺灣,以及港澳、馬來西亞地區的我們,雖然沒辦法親自到澳洲關心以及協助救災,但我們依然可以實際做出對這場氣候災害直接或間接有幫助的行為,包括實踐低碳生活,以個人為努力目標,食用當季食材、搭乘大眾運輸及省電等行為,盡可能地減少任何個人的碳排放;或是將資訊告訴更多人,網路媒體的發達絕對超越您我的想像,氣候變遷已是全球必須面對的議題,將資訊告訴愈多人,喚醒大家一起共同正視這個隨著科技發展而成為威脅的問題。澳洲大火並不是單一的災難,而是顯現了全球的生態與棲地正在遭受氣候變遷前所未有的威脅,做出改變無疑是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