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早餐與愛戀 (改編自:早餐)

本文經過「羅曼聖誕探案集」製作方認可

曙光初照,盧涅已經著手打理他與索拉的早餐;身為侯爵,他大可叫下屬來為他打理,但他仍堅持每天早晨親自下廚。

早上,盧涅和已多年無性生活的「妻子」靜靜坐在餐桌;
沒有聲音、沒有眼神接觸、沒有感情;
在這肅殺氣氛的飯廳裡,只剩肖恩收拾餐盤時,瓷盤與銀器的啷噹聲 。

時光倒回幾個小時前,盧涅並不在他與妻子的房內;
這種弔詭的情形源自於雙方有一個無形的默契──他必須與人熬夜討論公務,
所以只需在酒館的房間稍作假寐即可,
何苦於半夜三更回房叨擾本就容易失眠的妻子……..

當然,貴為侯爵,他是不可能住進「低賤」的酒館;他晚上另有情人的房可待。

每晚,他都與情人在床上行「魚」水之歡;
但每當要日出時,盧涅總是換好另一套正裝,
趕在太陽升起前返家,自動自發準備早餐,以補償他愧對於妻子的不忠

唯有如此,半夜一狼一鯊間的波濤才能與清晨的「美德」成一個微妙的平衡
他提供早餐的豐盛程度,和夜裡的歡愉指數形成正比;
前一夜越銷魂,翌日早餐就更動人。

在夜裡的欣愉,一定要換成食物給妻子;
否則自己整晚都會被偷情的罪惡反噬。

他仍記得昨晚鯊魚碩大的胸肌,眨眼便丟了整塊魚排下油鍋;
他一面回味情人的挺拔巨物,一面淋了點白醬在熱狗上。

豪華的一餐,營養的贖罪。

他再也沒有與妻共眠;他的妻子卻也沒有缺過任何一頓良心的早餐。

但鯊魚迸出怨言,因為盧涅永遠循規蹈矩:
雲雨之後,他依例回情人的床補睡幾小時,在天亮之前警醒起身,隨即溶入外頭清晨的暮色。

鯊魚想要留他共進早餐,但盧涅總在起床前銷聲匿跡;
情人嘆道,這不公平。

他卻覺得公平極了。

他的下半身、一天的下半段分給情人;
他的上半身、一天的上半截就該保留給妻子。

情人不能上下通吃,太危險了;
更何況是同性之間的交尾,這可是會被殺頭的。

情人節,鯊魚再次婉求盧涅陪他共進早餐;
經歷一整天的疲勞轟炸,心本已煩躁的盧涅受不過鯊魚的再三打攪,
竟失手甩了鯊魚一巴掌。

未料,這一掌反而掀起鯊魚慾望的海嘯;
雙方驚濤駭浪的狂戰數回之後,盧涅累得不省人事,癱在床上。

他甚至睡過頭了──竟是刺眼的陽光將他扎醒;
他氣急敗壞的質問鯊魚為何不叫醒他,他要趕不及回家做早餐了──

「早餐?都已經過中午囉,等著吃午餐吧。」

鯊魚嫻靜的清理昨天大戰後的房間,而盧涅奪門而出。

他沮喪走在街頭,心生不祥預感,只想回家查看;
他滿足的生殖器官對不住妻子仍飢餓的胃袋。

他進了家門,詫異家裡竟然陰暗窒悶──他記得外頭又熱又亮的空氣。

妻子並不在飯桌上,反而桌上靜靜地擺著一張紙條和兩張船票。

「為了真愛,你們去東方的昇國結為連理吧;而我,就成為你人生中的過客吧」

看完紙條上寫的內容,盧涅聲淚俱下,大喊妻子的名字;
但回應的只有自己哭喊的回聲。

盧涅衝出大廳,頭也不回的奔向碼頭;
此時一艘帆船正漸漸駛離港口。

盧涅望著漸行漸遠的船,頓時他領悟發生了什麼事,
帆船逐漸遠去,而他愴然涕下,跪在地上久久不能自已。

隔天,鎮上再也沒人看到盧涅與索拉,也沒有人看到在碼頭邊工作的鯊魚工人;
只聽聞海的另一端傳來陣陣啜泣聲。

以上圖皆已授權,請勿任意盜用

本文改編自
紀大偉【早餐】

https://www.facebook.com/Disborder/posts/239159866188406/
S.艾倫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