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刃和白靈》下篇

作者:刃龍

  8.

  夕陽西下,白靈像往常一樣來買藥。

  「什麼?!已經有人付過錢了?」白靈不敢相信!

  「是啊,孩子,已經有人幫你付錢了,好好珍惜你的朋友吧……你的母親也很需要這些。」

  說著醫生把藥包遞給白靈,臉上充滿著溫馨的笑容:「他對你,是真的很好呢……」

  白靈木訥地接過藥包,呆滯地看著醫生,問:「請問,這個他到底是誰?」

  一直以來,白靈都期盼有一個保護神,能夠幫她逢凶化吉,處理各種難以解決的事情,現在,這個保護神,好像真的出現了,就像隱形的天使一樣,默默守護著她,關心著她。

  每次她一想到這個保護神,就會心頭暖暖的,像雪地裡的篝火。

     「抱歉,我……不能說,但是,有一點可以透露,他是狼族。」說完醫生笑著朝白靈點了點頭。

  白靈卻愣著說不出話來。

  「會是……他嗎?

  不會!絕對不會!

  那個濫用金錢的大少爺怎麼會幫我呢?還真是我想多了。」

  9.

  還有三天就要比賽了,白靈這幾天除了打工,幾乎所有時間都在練舞廳裡,她一邊跳舞,一邊苦思冥想:

  這一周內,每次她的菜都被阿姨多加,每次藥也被提前買好,好像真的有一個默默付出的人,一直在暗中幫她,這傢伙會是誰呢?為什麼不肯主動站出來呢?交個朋友多好啊……

  當她跳舞停下來時,卻發現了角落中一直看著自己的銀刃。

  白靈用手肘頂了頂旁邊的黃肥:「誒,你有沒有覺得,銀刃這幾天一直在盯著我們?」

  「有嗎?」黃肥說著把半包零食倒入嘴裡,「小白白……應該是你多心了吧?就算他討厭你也不會一直盯著你吧。」

  「可我擔心他會不會又想報復我,之前幾次,都是他策劃好的。」

  「哎呀,你就知足吧,那麼多女生都希望能被銀刃多關注幾眼呢,就你最特別!」

  「哼!」白靈長哼了一聲,「這種人,真不知道有什麼好的,那麼多女生喜歡。」

  「因為長得帥啊,而且又有錢。」

  「這些東西能夠活命嗎?你是不知道……」

  「好好好~我的白大小姐,白白女皇哦~微臣知道錯了,微臣不再說了,行吧?」黃肥嘟著臉說。

  「這還差不多。」白靈笑著摸了摸黃肥軟軟的肉臉,不得不說,比橡皮筋還有彈性!

  練完舞後,白靈繼續打工,她要去一間工廠,幫忙搬運貨物。

  然而不知怎麼,她總覺得好像有東西跟著她,她走幾步就回頭,卻始終沒看到獸。

  終於,白靈停在了一間破舊的工廠前,濃密的黑煙滾滾升起,鋼筋鐵絲的火花四處散開,空氣中遍佈著嗆鼻的硫磺味,劇烈的金屬噪音充斥著耳膜。

  白靈二話不說,上前就開始搬運那些沉重的鐵圈,那嬌弱的身軀頂起巨大的鐵圈,看著這場景有一種怪異的違和感,她就那樣一步一步向前走,剛開始很有幹勁,步履穩健,但是看得出來,愈往後就愈發艱難,走起路來也是寸步難行。

  不消一會,她的額頭已經掛滿細密的汗珠,但她依舊堅持著,她每走一步,都需要停歇很長一段時間。

  白靈不知道,她做的這一切都被一隻狼看在眼底。

  是的,銀刃一直在看著她,他很想知道白靈這些天都把時間花在哪裡了。而看到的居然是如此努力的白靈,這就是為了生存做出的努力嗎?白靈身邊那些搬運貨物的獸都是熊、牛一類的,只能看到一隻嬌小的兔子,看似弱不禁風,卻又蘊含著強悍的力量。

  終於,銀刃忍不住了,他走上前去,正對白靈。

  「你……」白靈看到銀刃,頓時愣住了。

  「嘭!」沉重的鐵圈掉在地上,震得獸耳朵發麻。

  「你怎麼會在這裡?」

  「路過。」銀刃簡潔回答,接著彎下身子把鐵圈扛在肩上。

  重!

  真重!

  沒想到這麼重!

  肩胛骨受到壓迫,開始顫抖起來。他沒想到這鐵圈居然這麼重,難怪之前白靈可以輕易舉起他,原來她所經歷的,都是銀刃從未想像過的東西……

  「你……你為什麼要幫我?」白靈追問銀刃。

  「看你挺累的,就順手幫幫你嘍。」銀刃開始搬運鐵圈。

  白靈扯著銀刃道:「不!我不需要你幫!你就應該回去做你的大少爺,這種活我來幹就好!」

  銀刃被拉住停了下來,回頭慢慢看向白靈。

  陽光透過工廠的間隙,撫在銀刃俊俏的側臉上。

  「你知道嗎?白靈,有句話我一直想對你說,我……對不起你。」

  「什麼?!」白靈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這隻自大的銀狼居然主動低頭認錯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白靈不可思議地看向這只銀狼,這是白靈第一次正眼看待他,銀色的毛皮在陽光底下格外耀眼,幽紫色的大眼睛格外明亮,挺拔的身姿有一種雄性的魅力。

  「你……真的道歉?」白靈愣著問道。

  「算是道歉,今天我來幫你搬運貨物吧!」銀刃得意地抹了一下鼻子。

  白靈嘴角露出久違的微笑,兩隻耳朵垂了下來,洋溢起自然的愜意。

  二十分鐘後……

  「我……我不行了……我的天啊!這些鐵圈怎麼這麼重啊!」銀刃已經累得開始癱坐在地上哭天喊地了。

  「不行哦~」白靈露出狡黠的微笑說,「男人說話可要算數哦~你說過今天要幫我搬的啊,嗯哼?」

  白靈抽出了旁邊的木條:「對不講信用的獸,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哦~」

  「啊!我的天啊——」

  銀刃發出了嘶吼。

  「救命啊!——」

  「我錯了!——」

  「哈哈……銀刃,你好可愛啊……」

  「呃……有嗎?」

  「沒有,繼續搬!敢停下來,小心老娘抽死你!」

  「嗚嗚嗚……大姐手下留情啊!」

  「大姐!?去死吧你!」

  「嗷嗚——嗚嗚……」

  10.

  那天過後,銀刃明顯感覺到,白靈對他不再那麼排斥了,兩人之間的誤會已經消除了吧,但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想要靠近白靈,並不是為了補償。白靈的身影,已經在他心頭揮之不去。

  三天很快過去,歌舞比賽今晚舉行。

  「小白白,你準備好了沒有,今晚就要舉行歌舞比賽了」黃肥邊啃著玉米邊問。

  「差不多好了。」

  白靈換好衣服,從更衣間走出,自然地舒展了一下身體。

  她身姿優美,素白的紗裙隨風飄揚,有一種高貴聖潔的優雅。

  「哇哦,白靈,你好漂亮啊!」黃肥被剛剛更衣結束的白靈驚到了。

  「……沒有吧。」白靈的臉有些微紅。

  「啊!這麼漂亮,來來來,快給大家看看!」黃肥說著就拉著白靈往外走。

  「等等,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小白白……你這麼漂亮,讓大家看看嘛,正好讓以前那些污蔑你的獸刮目相看,走!」

  「不,我……不想出去。」

  「走啊,你要有自信一點,你很漂亮,很可愛,你跳舞也很棒,你真的非常非常厲害呢!」

  「我……」

  「別猶豫了,大家一定會嚇一跳的」黃肥強行拉著白靈往外走。

  白靈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比不上別的女孩,在別的女孩追星化妝時,她只是在流汗流淚地打工。

  「我……不想出去嘛。」

  「你這麼漂亮,銀刃一定會喜歡的。」

  「啊!?」

  黃肥怎麼會突然提到銀刃?

  白靈聽到銀刃,突然愣住了,但黃肥還在繼續向前拉。

  嘶——

  布料撕裂的聲音。

  白靈薄弱的紗,被黃肥不經意間撕碎了。

  白靈驚恐地盯著這撕裂的白紗,說不出話來。這件衣服是家裡唯一一件算得上美麗的衣服,價格也是不菲,是當時母親為她省吃儉用買下的,也是她永恆的回憶。

  但衣服,只是一瞬,便撕裂了。

  撕裂的,不止是一件衣服,而是一個夢想,這意味著,她無法參加比賽了。

  「啊!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黃肥驚慌解釋。

  終於,經過良久的內心掙扎,白靈冷靜了下來,問道:「你……剛剛為什麼會提到銀刃?」

  「啊?……呃……因為,最近都是這麼說的啊……」黃肥扭扭捏捏地回答。

  白靈皺起眉頭:「我穿的漂不漂亮,和他喜不喜歡我有什麼關係?到底是哪些無聊獸,整天在背後磨磨唧唧的?」

  嘴上這麼說,但不知為何,但當她聽到銀刃這兩個字時,心中有種莫名的敏感,就在剛才,她也是聽到銀刃而愣住了。

  「我……真的對不起,你的衣服……」黃肥慚愧地看著白靈。

  「算了,這事不怪你……」白靈撿起了地上的衣服碎片,緩緩收入口袋中,眼神中充滿沮喪。

  「算了,都算了,這次比賽,我就不參加了……」白靈低下了頭。

  「啊?!不參加了?我……我沒想到會這樣,你別慌,我幫你借衣服,你不能放棄自己的夢想啊……」

  白靈的耳朵垂了下來,默默不語。

  良久,白靈擠出一句話。

  「我知道了……」

  11.

  服裝商場內。

  「帥哥,請問你想要什麼衣服?」服務員恭恭敬敬地問。

  銀刃紅著臉,有些手足無措,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進入女性服裝區,各種色彩繽紛的服飾令他眼花繚亂。

  「呃……這張紙……上面標著三圍……」銀刃略微羞澀地伸出銀色手掌,臉上也泛起一絲紅暈。

  服務員一看到這嬌羞的帥哥,笑起來了:「看來是幫女朋友買衣服啊,嗯,我看看,三圍真棒!這裡有幾款合適的,要過來看看嗎?」

  「呃……好吧。」

  就這樣,銀刃跟著來到了那些最昂貴的衣服前,可突然銀刃感覺不對勁,眼前的這隻獸,實在是太熟悉了。

  這隻穿著華貴的獸是……

  「媽媽?你……你怎麼在這?」銀刃有些不知所措。

  作為銀刃的母親,她銀白的毛間交錯著幽紫色鬃毛,高貴的皮大衣拖在地上,流露出一股華麗氣息。

  「誒?刃兒?我在這裡不是很正常嗎?話說你怎麼在這?」

  「我……我來買衣服……」

  「什麼?」她吃了一驚,「你買衣服?」

  以前媽媽幫銀刃買了許許多多的衣服,可以把房間堆滿,銀刃都不要,非得穿得破破爛爛非主流。

  銀刃從來不關心自己的衣著,因為他覺得這種刻意的打扮都是無比的矯情,但這次,他沒有絲毫猶豫就進來了。

  「是……是啊。」銀刃開始流汗了。

  「不過這裡可是女性專區啊?」

  「我……我走錯了,嗯,我一定走錯了。」銀刃說著轉身離開,昂著頭吹起口哨。

  「等等!」媽媽把他叫停住了,「你是不是有喜歡的女孩了?」

  「啊?」銀刃差點摔倒。

  「沒……沒有,哪有這回事?」

  「別瞞了,喜歡就說出來吧,我可是你媽媽,沒事的~」

  「我……確實喜歡一個女孩……」銀刃吞吞吐吐地說出這幾個字。

  「她很善良,純潔,會把自己的積蓄分給顛沛流離的老人;她很自強,每天打幾份工,錢都是自己賺來的;她很漂亮,跳起舞來就像仙女一樣;她……真的很好……」銀刃說著低下了頭。

  「真好啊……媽媽也能感覺到,你是真心喜歡她了呢,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放棄,抓住機會,勇敢去愛她,加油哦~」

  「呃!……」銀刃有些始料不及,他本以為母親會極力反對這件事,但是母親卻表現得格外開明。

  終於,他眼中閃起了異樣的光輝,他笑著給了媽媽一個傭抱。

  「媽媽……謝謝你……」

  「傻孩子,你要記住,媽媽永遠支持你。」

  「嗯……」

  ……

  半個小時後,銀刃離開。

  他母親開始坐在華麗的沙發上抽起了悶煙,看著旁邊的侍從,她漫不經心地瞄了一眼,吩咐道:「你們今天去安排一下,兩個月之內,讓這個女孩徹底從刃兒眼裡消失,越快越好,這麼卑賤的出生,還好意思勾搭我家刃兒,簡直不可理喻!」

  「好的,夫人,我們馬上去辦。」

  「很好……」她說著吐了一口白煙。

  12.

  「感謝跳跳選手為我們帶來的自由之歌!是的,每個人都期待著自由,也期待著幸福,已經那令人感動的愛情,下面有請……」

  主持人滔滔不絕地朗誦著。

  台幕後……

  銀刃躲在布簾後,偷偷摸摸地探索著,手中緊緊攢著那鮮豔的服裝。

  服裝裡面夾著一張卡:

親愛的白靈:

  你好!

  我從你朋友那裡得知你在比賽衣物方面有困難,而我這裡剛好有一套衣服,可以借給你穿,不知道對你來說是否合身,就暫時放在這裡了。

  來自:一位陌生好心人。

  銀刃左看右看,確定周圍沒人後,輕輕把衣服放在椅子上,踮著腳正準備離開,身後卻發出了聲響。

  「小白白,你快點啊,馬上就要到你了上場了。」

  「好的,好的,馬上就要來了,別急。」

  「好想看看你換完衣服的樣子啊,肯定特別好看!」

  「哈哈……可能吧……」

  銀刃本來準備離開,腳步卻不自覺地停下,順著更衣間的方向看了過去。

  「我在想些什麼啊,真是的。」銀刃接著往外走,但走了沒兩步,又回頭了,「不然……我就等等看?反正又沒偷窺……」

  於是銀刃再次回頭看著簾幕。

  陡然一瞬,簾幕被拉開。

  白靈的裸身一下映在銀刃眼中。

  白嫩的肌膚晶瑩如玉,柔順的毛髮潔白如雪,長長的耳朵像軟糯的棉花糖,全身每一個關節,每一條筋鍵,每一塊骨骼,都是那樣的完美無瑕,除了……

  白靈背後的一道傷疤。

  一道傷疤,從後背延伸到前胸,是那樣怵目驚心,像是一跳蜷曲的紅蜈蚣,特別顯眼。

  「銀刃……你……啊!——」白靈這才意識過來,一般後幕都是沒有人的,所以她才敢這樣出來換衣服,可是居然被銀刃看了個光!

  「等等——聽我解釋……我……」

  「銀刃你混蛋!」

  白靈說著把道具扔了過去。

  「你走開!」

  板凳被扔了過去。

  「居然偷窺我換衣服!」

  衣服被扔了過去。

  等等……

  白靈躲到簾幕後,瞬間尷尬,衣服被扔了出去。

  衣服被扔了出去!

  銀刃終於有時間解釋:「我只是路過……沒想到……」

  「路過!路過!別再騙獸了!你五次三番靠近我,就是想整我對吧?別以為我不知道!那次籃球就是你策劃的!你還跟蹤我去了工廠!你就是想看我出醜是不是?這次故意來偷看我換衣服!就是想要刁難我!我……我……」白靈支支吾吾起來。

  「你就是看不慣我對吧?看我好欺負是吧?你有錢有什麼了不起?有錢就能偷窺別人的隱私?你有錢就能隨意捉弄別人?」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還能怎麼樣?你以前做的事我本來可以原諒你了,但你現在!你還想怎麼樣?」

  「我……」

  「你走開!」

  「我……」

  「走!現在!立刻!馬上!」

  「好……我走……」

  銀刃躊躇著轉過了身,簾幕外傳來一片掌聲。

  13.

  白靈沒有穿那件送來的衣服,因為她不願意隨意接受他人的施捨,儘管如此,白靈也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

  歌舞比賽之後,自習室裡。

  「肥肥,你說,這件衣服會是誰買的?」

  黃肥一臉無奈地看著白靈,心裡說著「除了銀刃還能是誰啊,外面都傳得沸沸揚揚了」,但卻改口:「呃……好像是某個男生送來的。」

  「男生?」白靈豎起耳朵。

  「就是,你知道的,最近都說……」黃肥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銀刃,在暗地裡幫你……」

  「他!?怎麼可能?他那種紈絝子弟會幫我?」

  「說不定是真的哦,我那天的確看到銀刃對阿姨說了什麼,還遞給了她一張卡。」

  「他為我出錢?」

  「而且,你看看這個……」

  說著黃肥拿出了一張收據,上面清楚記載著銀刃買了三個月的藥,而且藥方正好是用來治療白靈母親的病。

  「這……」

  白靈拿著收據,手不住地顫抖,她睜大眼睛,似乎想要看破這張紙條。

  「真的……」

  「會是他嗎?」

  黃肥終於說出口了:「其實……銀刃喜歡你,大家都知道,這件衣服就是他幫你買的,花了不少錢呢……」

  噔——

  白靈心中那個壓抑了很久的牆,瞬間崩解了,那個遙遠到不可觸摸的守護神,竟然是那隻偷窺她換衣服的淫狼!

  仔細想想,確實解釋得通。難怪銀刃一直默默關注她,難怪那次他會跟著去工廠,難怪……

  「原來,我一直錯怪你了,銀刃。」

  ……

  當夜,白靈靠著昏黃的蠟燈,用漂亮的文字寫下一封感謝信:

親愛的銀刃:

  你好!

  抱歉,我一直不知道是你在幫助我,我一直把你當成敵人,我知道是我小心眼,但是你也有不對是吧?總之不能全賴在我身上啦,哎呀……反正就是謝謝你了。對啦,那件衣服非常合身,你是怎麼知道我的三圍的?我懷疑你是不是在監視我,不過……真的很謝謝你,一直幫我,我……我……真不知道說什麼,一句話:謝謝你!謝謝你全家!這封信你不收也得收!收了必須看!

  還有啊,明天我想請你吃頓飯,這個你不許拒絕!必須我買單!不然我就……總之,你必須來!就這樣。

  來自:一位陌生的好心人

  ……

  次日,銀刃坐在窗戶前正在為考試發愁,卻突然收到了一封來信,居然是白靈的!

  他一句一句讀著,時不時笑著,也只有白靈才會把一封感謝信寫成這樣吧,像封責備信!

  夕陽透過窗戶照到銀刃臉上,映射出他的影子。

  他微笑著寫著回信:

  好的,不見不散。

  14.

  翌日下午,約定好的小餐館裡面,銀刃早早來到,穿著整齊帥氣的紳士服。在沒獸看到的時候,他會時不時打理脖子上的小領結。

  他焦急地看著手錶,時間快到了,他不由得緊張起來,尾巴也開始焦慮地擺動。

  「快來了……」

  銀刃緊張地握起餐具。

  「時間已經過了,怎麼還沒來?再等等吧……」

  兩個小時過去……

  白靈始終沒有來。

  銀刃感覺不對勁,但是依舊等了下去。

  天色漸暗,夕陽也褪去了薄紗,世界暗沉下來。

  沒人來,一直沒人來。

  這期間,銀刃向白靈打了電話,沒有回覆。他還打電話給白靈的閨蜜黃肥,黃肥也不知道白靈去哪了。

  銀刃心中隱隱有些不安,猶豫了很久,他終於離開了餐廳。

  「也許是她太忙了吧……」

  15.

  第二天,銀刃早早出了門,直奔學校。

  在路上,他遇到了黃肥。

  「黃肥,今天有看到白靈嗎?」

  黃肥疑惑地抬起頭:「昨天她一直沒有回你嗎?」

  「沒有啊!」

  「啊?說實話,從前天下午,我就沒有見到她了,我還以為她和你……」

  「嘖!白靈到底去哪了?你去她家看過嗎?」

  黃肥搖了搖頭:「太遠了,她家離這裡有十幾里路呢,說不定是家裡有什麼事……」

 「家裡?」

  銀刃開始擔心起來,白靈的父親早早去世,家中只有臥病在床的母親,她到底幹嘛去了?

  終於,銀刃到學校了。

  同學:「什麼?你說白靈?沒看到啊,昨天她都沒來上課。」

  醫生:「那個女孩?很奇怪,她昨天沒過來取藥,這可是她媽媽的救命藥啊……」

  阿姨:「沒看到。」

  歌舞隊友:「她不是和你去……玩了嗎?怎麼反到我們這裡來找了?哈哈,銀刃,你可要對白靈負責啊……」

  「白靈?沒看到。」

  「沒有。」

  「白靈?」

  一連問了許多獸,沒有一隻獸知道情況,看來,事情真的嚴重了!

  一個上午,銀刃心中焦躁不定,完全沒心思聽課。

  白靈到底去哪了?

  趁著中午,銀刃擅自離開學校,他和黃肥一起前往白靈的家。

  山路崎嶇不平,銀刃只能徒步前行,還好他來過,記得路線,一路上,銀刃汗流浹背,黃肥卻趴在地上,不願意起來。

  「你……你去吧,我太累了。」黃肥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說。

  銀刃擦著汗,扶著樹幹:「那好吧,你先休息,我先去看看。」

  銀刃步若流星。

  走快點!再快點!白靈,你不能有事!

  終於,銀刃來到了那個破舊的小木屋,猛地拉開了門。

  咯吱——

  剛踏入屋裡,銀刃瞪大了眼睛。

  白靈的母親倒在地上,面容枯槁,青筋浮現,抬起的手臂顫抖,在地上無力地爬著。

  再看四周,各種瓷器被摔得粉碎,鋒芒逼人,棉被被甩在地上,衣櫃東倒西歪,衣服扔得到處都是,場景一片混亂。

  「你……就是銀刃吧?」白靈母親氣息奄奄。

  「救救白靈……虎……虎頭幫……」

  銀刃心裡一震:「虎頭幫!」

  虎頭幫,安斯維尼亞最大的拐賣團隊,經常綁架各種獸人,以此販賣盈利。

  但是……虎頭幫怎麼會找到這裡?

  「救救……白靈……」她說完暈了過去。

  銀刃安置好她,準備出門,黃肥恰好出現,於是他吩咐黃肥照顧好她,自己出去尋找白靈。

  臨走前,銀刃回頭對著黃肥說了一句:「如果我明早沒有去學校,你就幫我報警吧,拜託了。」

  黃肥木納地點了點頭。

  16.

天色漸暗,銀刃背著滿滿黑色皮包出了門,走在路上,他翻開了手機,一條消息彈出螢幕:

錢帶來了嗎?帶好了就來地下商場,我不敢保證你能夠找到那個叫做「白靈」的女孩,但是我能為你短暫打開攝影機和大門,如果你真想幫她,就快點過來,馬上就要換班了,我怕被上頭發現了。」

銀刃費盡心思,找到了「虎頭幫監獄的管理員」,並且花巨金收買了他,但這也只能換到一個找到白靈的機會,這件事他不能明目張膽出動家裡的資金,只能偷偷來,為了白靈與「虎頭幫」作對,家族絕對不會同意。

  「打開地下室暗門,那裡有條通道,到時候我們會在第一個下水道那裡交接,你把錢交給我,我幫你打開監控影像,能不能找到她,就看運氣了,我也只能幫到這裡。」

「好的。」銀刃沉悶應了一聲。

來到下水道,果然有一個暗門,推開一看。

一股悶燥的氣息撲面而來,這裡燈火通明,門庭若市,一點不像骯髒的地下管道,四周被裝飾得五花八門,令人目不暇接,裡面車水馬龍,人流熙熙囔囔,各種混雜的笑聲不斷轟擊著耳膜,商人的相互調侃,各種吟唱拉客,混雜著哭泣嘶吼,一一砸在銀刃心底。

沒錯!這裡就是安斯維尼亞最大的人口販賣市場!古爾多市場!

  這裡的獸人素質及其低下,講話唾沫橫飛,大放闕詞,人群魚龍混雜,這裡是最陰暗的地方。

  「你來了。」犬人管理員看了看銀刃,「你的錢呢?」

  「先讓我進入監控室再給。」

  「呵,和我玩這套,可以,但……不要有任何的癡心妄想,否則我不能保證你能從這裡活著出去。記著,不要懷疑我的話。」

銀刃沉默不語。

咯吱——

監控室的大門打開,瞬間,幾十個畫面映入眼中,五花八門的資訊胡亂飛舞。

「我可是為了幫你,把所有與 <兔子> 有關的交易現場都調出來了,我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白靈……你到底在那裡?」面對這鋪天蓋地的幾百隻兔子,銀刃有些不知所措。

太多了!太雜了!現在完全沒有任何思緒!

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你?白靈?你出現啊?你到底在哪裡?

「哦,對了,你的時間不多了,還有一分鐘,就算還沒找到的話,也必須請你離開了,錢我還是照收不誤的。」犬人說著詭笑了一下。

銀刃開始慌了,開始左顧右盼,螢幕中幾百隻兔子活動起來,簡直讓人頭大。

等等!那隻好像是的!不!不對!白靈不喜歡這種衣服……

那個在睡覺的是白靈?不,不對,也不是,白靈的毛不是這個顏色。

「還有三十秒,快一點。否則後果很嚴重。」

白靈?你到底在哪裡啊?我怎樣才能找到你啊?

與此同時,人群之中,白靈也被困在一個牢籠裡,此時的她手足無措,只能任人宰割,她的心中充滿焦慮:不知道媽媽怎麼樣了,我不在,誰幫忙買藥?我的朋友又少,誰會關注到我消失呢?還有……沒有按約定和銀刃見面,他會不會討厭我?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這個!

要是……有誰能救救我就好了……也許……我真的會在這裡結束吧……不過……謝謝有你,銀刃,讓我明白了什麼叫做關愛,真的很謝謝啊……

「還有十五秒。」

白靈?白靈!

銀刃開始絞盡腦汁回想之前有關白靈的記憶:白靈不喜歡張揚,但是卻努力把每件事做好,所以那些穿得花俏的兔子一定不是白靈。白靈的毛皮很純正,所以那些毛色有雜質的一定不是她!白靈很聰明,現在的她一定想著逃跑。

但是即使如此,目標還是太多了。

突然,銀刃想到了!

傷痕!

那次陰差陽錯,闖入白靈更衣室的時候,看到了白靈身上那一條長長的傷痕,觸目驚心的像是一條紅蜈蚣,沒錯!就是那個!

在哪?在哪?

傷痕!傷痕!

「白靈!」

「還有八秒。」

「找到了!她在517號房間!」

銀刃終於看到,白靈蜷縮在那個鐵牢裡,想要離開,卻無能為力,眼神中充滿著憂慮。

「好的,我馬上為你打開牢籠,但是只能救她一個。」

「一個就夠了,就她一個!」

剛剛說完這句話,銀刃就猶豫了。這裡被困住的人,大都是和白靈一樣的貧困人口吧?他們都有自己原本的生活,都有自己的幸福家庭,但是卻被這個「虎頭幫」抓到這裡,他們這些人……也是很可憐。

「錢我放在包裡了。」銀刃說著提起包,慢慢打開。

誰知道銀刃在開包的過程中迅速加快動作,從那滿滿的一袋錢中抽出了一條電擊棒!

「人渣!都應該消失帶殆盡!」銀刃迅速撲倒犬人,並用電擊棒電暈了他。

「世界啊,開始救贖吧……」

銀刃深吸一口氣,按下了所有的牢籠開關!

一時間,所有的被困住的獸人全部一湧而出,場面亂成一團,攤位被撞倒,各種被販賣的器官撒得滿地都是。恐怖的、集聚了無數怨氣的生命一個個破籠而出,低沉的嘶吼,高亢的尖鳴籠罩起整個世界!

「我們自由了!」

「逃!快逃!離開這個地方!」

人群紛紛向出口湧動,人推人,人擠人,一片人山人海。

但這人群之中,卻有一匹銀狼逆流而上,他奮力向前!努力拼搏著。

「白靈,等著,我馬上就要來了!」

此時此刻,白靈的牢籠也打開了,她跟著人群緊張地前行,現在她的腦子中只有一個想法:混亂!太混亂了!

各種碎末到處都是,不斷有獸人被踩死。最終屍骨無存。

白靈走著走著,突然發現,人群停下來了!

她順著目光向前望去,沉重的鐵門重重地合上,前方的大門被關閉了!

「現在怎麼辦?」人群中疑惑聲不斷。

而此時的白靈也開始想辦法了。

突然,一隻手搭在白靈的肩膀上。

「啊!」白靈下意識一聲尖叫,把銀刃嚇了一跳。

「啊,等等,我是銀刃。」

「銀刃?你怎麼?你也被抓了?」

「不……我是來救你的,剛剛我打開了所有牢籠的大門,現在我們要趕在大門關閉前出去!」

「可是……」白靈猶豫了一下,眼神中充滿迷離。

「大門已經關上了。」

「什麼?!」銀刃一驚,望著那漆黑的沉重大門,頓時說不出話來。

白靈卻咬了咬牙:「不,我們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不能放棄!銀刃,你要知道,你救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群體,這個群體的名字叫做——窮人。」

「現在!銀刃,你負責引導人群,我去破解電腦的系統,去打開大門!」

「你能做到嗎?」銀刃有些將信將疑,白靈雖然各科都很強,但是電腦這一塊,她真的很厲害嗎?

「相信我!」白靈說著跑向控制室。

銀刃開始指揮人群:「請大家靜一靜!冷靜下來,大門馬上就會打開的!不要慌張!」這是銀刃第一次指揮這麼多人,就像一位偉大的革命領導者,在高臺上宣誓!

銀刃現在只能那麼做,現在他的腦海中又想起了白靈曾經說過的話:「別以為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知識是能用錢買來的嗎?」是啊,白靈現在能夠去破解程式,但他卻只能在這裡急切的等待。

也許我的想法,一直都是錯的,白靈……才是對的啊。

突然,人群中出現了一聲槍響,接著一大群老虎人沖了進來:「你們誰要是敢跑,我們就開槍殺了誰!」頓時,人群安靜下來。銀刃卻在人群中默默流冷汗。白靈,一定要再快一點啊!

快了,快了!白靈不斷在提醒自己,她自學了《駭客技術與控制》,現在正是發揮知識力量的時刻!3!2!1!解鎖!

轟——

大門緩緩打開,人群傾瀉而出。

銀刃看著緩緩打開的大門,喜悅竄出了眉梢。

白靈破解完後也開始迅速離開,朝著銀刃跑去。

「快!快!趕緊跑,他們手中有槍!」

銀刃看著眼前這隻救了大家的兔子,說不出什麼感覺,只是發自內心感嘆了一句:「你真棒!」

白靈回頭一笑:「銀刃,謝謝你……」

「咦……?」銀刃有些始料未及,白靈突然說出來,他倒是有些臉紅了。

本該是溫馨的時刻,但突然出現的槍響將他們拉回眼前。

「在那邊!開槍!就算打死也不能放過!」

「快跑!」銀刃拉起白靈的手,拔腿就跑。

一狼一兔,手牽著手,鑽進地下管道,但虎兵窮追不捨,而面對他們的,是三條路岔口!

「現在怎麼辦?」白靈焦急地問。

銀刃自信地說道:「走這邊!這邊人群地氣味更重!人群是往這邊走的!」

白靈驚羨地看著銀刃,點了點頭。有個狼鼻子就是好。

可接下來又是三道岔路口,這次銀刃無法了,氣味差不多,無法分辨。

白靈卻笑了:「走這邊,這邊聲音最大!人群最多!」

銀刃驚羨地看著白靈,點了點頭。有雙兔耳朵就是好。

終於,在兩人密切地配合下,他們順利來到了出口,銀刃搶先一部去外面看看,為白靈探探路,白靈在後方墊後,突然間,槍聲再次響起,接著是白靈的尖叫。

難道說……

白靈被打中了?

不敢想像,銀刃趕緊往回跑,卻看到了白靈躺在地上,血紅染上她的毛皮,長耳軟在地上,分外淒慘!

「白靈!不!你怎麼了?」

「不要管我,你快走,他們有槍……你快跑,否則你也會……」白靈說著暈了過去。

銀刃二話不說,抱起白靈就開始往外跑,身後並沒有傳出槍擊聲。

白靈軟弱的躺在銀刃懷中,像是一個嬰兒,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結束她的生命,白靈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了。

「別睡覺啊!千萬別睡!」

銀刃知道,一旦白靈睡著,就再也醒不來了!

「求你了,白靈,你不能睡著啊,是你,讓我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事多麼愚蠢無知!是你,讓我明白了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貧窮無助的人!是你,讓我明白了什麼叫做愛,白靈,我……真的喜歡你……」

「白靈!千萬別睡啊!」

白靈的眼睛輕輕打開,修長的睫毛在微風中翕動,她微笑著看著銀刃;「其實……我也喜歡你……但是……可能我們不會有機會了……」

「不!別睡啊!你千萬不要睡!」

銀刃腦海中又開始浮現白靈的那些話:

沒錯,我就是白靈,白靈就是我。再見!

銀刃乖~千萬別生氣哦,我才不會告訴你,我其實是讓著你的哦~

不!我不需要你的幫忙!你就該回去做你的大少爺,這種活我來做就很好!

哈哈……銀刃,你好可愛啊……

大姐?!去死吧你!

你有錢有什麼了不起?有錢就能偷窺別人的隱私?你有錢就能隨意捉弄別人?

謝謝你!謝謝你全家!這封信你不收也得收!收了必須看!

其實……我也喜歡你。

這些過去的或苦或甜的話語環繞在他耳邊,讓他萬分痛苦。

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此時的銀刃卻真的哭了出來:「白靈,你不能睡啊,醒醒啊!」

「白靈——」

白靈似乎被這真摯的呐喊觸動,她微微睜開了眼睛,用微弱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銀刃……我想拜託你最後一件事情。」

「什麼事?」銀刃止住淚水問道。

「把你的頭靠過來。」

當銀刃把頭靠近過來時,白靈強行吻了上去。

銀刃眼睛瞪大,他完全沒想到居然事這種情況,自己居然被白靈強吻了?!

白靈會心地笑了,那一刻,時間顯得無比漫長,月亮高掛天空,映射著聖潔的光輝,四周樹木沙沙作響,像是在歡樂地頌歌,世界如此美好。

突然,銀刃感覺不對勁。

等等!

白靈身上,怎麼有種奇怪的味道?

有點像是……番茄醬?什麼情況?!

白靈看到呆愣的銀刃,哈哈大笑起來:「呆子!現在才發現!這就是番茄醬,我演戲不錯吧?」

銀刃木訥了一秒鐘,馬上回過神來,狡猾地笑道:「演的好!這樣的戲,我想再演一遍!」

「你想怎樣?」

接著銀刃不管白靈的掙扎,抱著白靈回了自家的小黑屋。

全劇終

Latest posts by 獸時報投稿者帳號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