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法》是甚麼?

撰文/狸貓

  身為獸時報的讀者,相信大家應該都對「動保法」不陌生,相信甚至有些人還有關注這部保護台灣動物福祉的法典最新的修法動態。


  然而,「動保法」在被實行、修訂的過程中,是不是還有什麼沒有做好、或是過於理想以至於難以實現的部分,我將會透過接下來一系列的文章,除了傳達知識之外,並來一邊簡介、討論這些問題,以及和各位關心動物福祉的公民們一同想想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貓貓。圖/傑克拍攝


  先帶大家總覽一下動保法這部法律大概長什麼樣子。


  動物保護法,簡稱「動保法」,是台灣保護動物的一部「普通法」。


  為什麼要強調是普通法呢?因為在法律的體系中,我們常會遇到有數個法規規範同一件事的狀況,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必須區分出誰是「普通法」、誰又是「特別法」,以決定法規適用的優先順序。舉例來說,除了動物保護法之外,台灣尚有專門適用於野生動物的「野生動物保護法」、適用於經濟動物的「畜牧法」等等的相關法規,而這些法規都是屬於效力優先於動物保護法的「特別法」。但不用擔心,我們日常生活中多數會遇到的問題,基本上都在動保法的規範範圍內,僅有在比較特別的狀況中才會遇到法規衝突的情形。


  動保法一共有七章,包含了最一開始的總則、所有動物的一般保護、各個將動物分類的特別保護、罰則和附則。總則的部份是整部法規最基本、是用最廣的部分,值得我們好好來看看裡面到底都在寫些什麼。


  簡單來說,一部法律的總則通常會包含:定義這部法典裡的相關名詞,以及這部法律究竟是在規範誰、保護誰。


  舉例來說,螞蟻屬於生物分類上的「動物」,但螞蟻是動保法上所定義要保護的「動物」嗎?


  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一起來看看總則裡的條文是最簡單的方法。


  動保法第 3 條第 1 款規定,動物:指犬、貓及其他人為飼養或管領之脊椎動物,包括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寵物及其他動物。


  也就是說,螞蟻雖然的確是生物分類上的動物,但由於螞蟻並不是「脊椎動物」,故螞蟻並非是動保法所保護的對象。所以以後在「趕走」螞蟻的時候,不用擔心自己會違反動保法喔。


  再來下一個問題:誰是動保法上的「寵物」?幫助盲人過馬路的「導盲犬」、在機場幫抓毒品的米格魯「緝毒犬」是嗎?同樣的,讓我們來看看條文是怎麼說的。


  動保法第 3 條第 5 款規定,寵物:指犬、貓及其他供玩賞、伴侶之目的而飼養
或管領之動物。

  從條文上來看,導盲犬和緝毒犬雖然都是屬於條文中的「犬」類,但牠們並不是供玩賞、伴侶目的而飼養或管領隻動物。因此,並不是動保法上所稱的「寵物」。


  透過以上兩個問題,我想大家都應該可以體會到動保法的「總則」大概在寫些什麼,在對名詞定義有疑問的時候,應該要怎麼透過查詢條文來確認。


  然而,雖然動保法的總則的部分已經對名詞作出定義,但除了總則之外,我們還需要具體的條文來了解這些被規範的對象應該要遵守怎麼樣的義務,以及當法律要求的義務被違反的時候,又有什麼樣的罰則。


  舉例來說,根據動保法第 5 條第 2 項第 4 款規定,寵物的飼主有避免寵物遭受騷擾、虐待或傷害的義務。而當飼主違反這條規定的時候,根據違反的程度、次數不同,將可能會以行政罰(像是單純的罰鍰)、或甚至是刑罰(包含罰金、有期徒刑)來作為懲罰的手段。


  單看條文或許太過於抽象,不如來試想一個情境:伯恩山犬胖古的主人花生,因為在多次訓練胖古在定點上廁所失敗,終於壓不住脾氣罵了胖古一頓,甚至用蒼蠅拍用力打胖古的屁股,最後造成胖古心理產生陰影,往後只要一聽到花生的聲音就會心生畏懼。過不久,花生的朋友小冠知道了這件事,覺得胖古似乎是被飼主「虐待」了,因此向動保處提出檢舉。試問,飼主花生是否違反了動物保護法的相關規定?

狗狗。圖/Pixabay 網站


  首先,讓我們來整理一下案件事實:胖古是狗,屬於動保法的保護對象,而花生是胖古的飼主。再則,依據動保法對飼主的要求,花生有義務避免胖古遭受騷擾、虐待或傷害,而當然他自己也不能虐待自己的寵物。因此,花生這樣的行為「可能」違反動保法的相關規定,並必須接受懲罰。


  那,為什麼是「可能」呢?


  動保法第 3 條第 10 款定義,虐待:指除飼養、管領或處置目的之必須行為外,以暴力、不當使用藥品或其他方法,致傷害動物或使其無法維持正常生理狀態之行為。


  從條文上來看,動保法雖然有說使用「暴力」來對待動物會構成虐待行為,但卻在條文中有明文:除了「飼養、管領或處置目的之必須行為」以外的「暴力」行為,才算是「虐待」的一種。也就是說,如果主關機關認為花生的行為是屬於為了飼養為目的的必須行為,那花生就沒有構成動保法上的「虐待」,這個對胖古的管教行為也沒有違反飼主的保護照顧義務。


  因此乍看之下,立法者好像已經很努力的想要把所有「虐待」的情況寫進條文,而加入了「其它方法」的文字,用以防止人們去虐待動物,但能文義所及處理的問題依然十分有限,仍然需要仰賴有裁罰權執行方(如相關行政機關),針對個案去做個別判斷。


  以上,透過這個例子,除了希望能夠讓讀著們初步了解動保法的架構,也可以透過思考實驗的方式,了解在引用動保法的時候,應該透過怎麼樣的方式來進行邏輯推理比較好。


  立法的手段終究是非常有限的,制定了法律之後,我們更需要有人去好好的執行。事實上,臺灣各縣市投入在動物保護的行政資源相當不足,不論是負責監督、稽查是否有人違反動保法的「動物保護檢查員」、或是負責收容流浪動物的機構都相當的有限。想要真正的促進動物福祉,我們除了可以督促立法者制定合乎時宜的法令,也可以透過倡議的方式,督促行政機關(像是負責執行動物保護業務的各級政府機關)積極投入更多資源。

—————


延伸問題討論:

  1. 動保法所保護的對象只有限制於「脊椎動物」是為什麼?這個規定是合理
    的嗎?
  2. 在台灣有非常多流浪動物,他們是動保法上所保護的對象嗎?動保法上有
    專門為寵物設計的保護規定,這些規定流浪動物也應該適用嗎?
Latest posts by 傑克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