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醉月湖殺鵝案」-淺談動保法

撰文/狸貓

座落在台北市精華地段的台灣大學,一直是熱門的休憩場所,附近居民們常常出沒在學餐、校園的各個角落,這裡是學校,同時也是一座公園。在台大裡,也飼養了一些可愛的動物:有產出台大鮮奶的乳牛、放養在醉月湖周邊的天鵝和鴨子等等。這次故事的主角,就是醉月湖的天鵝。

某天,醉月湖的天鵝被校外不知名人士(以下簡稱天鵝大盜)在凌晨時偷走,其手法相當殘暴。根據校方提供的監視器畫面,天鵝被天鵝大盜從脖子抓起來,掙扎了一下便不再有動靜,隨後便被塞進天鵝大盜腳踏車的紙箱中,消失在畫面中。

台大學生發現後,便在FB社團台大學生交流版上以「找出殺害鵝鵝的兇手」為號召,要求校方出面替被殺害的天鵝出一口氣。

這時候就有兩個問題很值得討論:

這位天鵝大盜除了面臨台大學生滿滿的怨念之外,在法律上會受到怎麼樣的懲罰呢?

再則,為什麼非得要校方出面,才可以替醉月湖的天鵝出一口氣呢?

臺大醉月湖週邊的天鵝(非當事鵝) 攝影/狸貓

我們首先來處理第一個比較簡單的問題:殺害天鵝的天鵝大盜,在法律上究竟會受到怎麼樣的懲罰?

除了刑法上的竊盜罪之外,這位天鵝大盜殺害天鵝的行為,也違反動物保護法(以下簡稱動保法)的相關規定,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是哪一些條文。

動保法第6條: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

動保法第25條第1款: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
違反第五條第二項、第六條……宰殺、故意傷害或使動物遭受傷害,致動物肢體嚴重殘缺或重要器官功能喪失。

天鵝大盜將天鵝從脖子拎起來致其死亡,顯然就是傷害動物,違反動保法第6條的行為。對照動保法第25條就可以發現,這樣的行為其實就是該條所稱的「宰殺」,因此,天鵝大盜將可能面臨兩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以及新台幣2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的罰金。

在台大學生的努力下,這件事從校內經由媒體報導延伸到了校外。天鵝大盜的鄰居看到了這則新聞,於是決定匿名向警方檢舉,警方才循線找到天鵝大盜,將他帶回警局偵訊。

臺大醉月湖週邊的天鵝(非當事鵝) 攝影/狸貓

這件事最終雖然因為抓到天鵝大盜而告一段落,但在台大學生試著找警政單位協助處理的過程中,卻也凸顯出動保法上關於動物保護規定上的不足。

在動保法上,醉月湖的天鵝屬於台大的「寵物」,亦即台大為該寵物的「飼主」。現行的動保法除了規定地方主管機關需要按時陳報動保事件給主管機關之外,並沒有明文規定誰可以有權可以為受害的動物發聲,遇到受害動物有飼主的情況下,實務上的處理會要求飼主必須出面提供資訊,整件事才會繼續追查下去。

那如果飼主不願意出面處理要怎麼辦?為了避免不負責任、消極不作為的飼主,動保法也有關於消極飼主的相關罰則,然而這些條文卻鮮少被執行,通常只有在虐待、殺害寵物的當事人本身就是飼主的時候,才會被嚴格執行。

在這次的事件中,比起負責處理整件事的台大行政人員,學生和負責飼養天鵝的工友應該才是日常和天鵝最常接觸的人,而在動保法以飼主為中心的架構下,他們在法律上不太有辦法為天鵝的死發聲,因為他們並非是天鵝在動保法上的飼主。

期待將來動保法修法的時候,能夠透過明文規定的方式將這個問題解決,例如將「任何人都能向有關單位提報動保案件」明文加入現行動保法中,避免在飼主不願意出面、有關機關行政怠惰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替受害的動物發聲。

Latest posts by 獸時報投稿者帳號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