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lker

Stalker 前導文
本短文敘述一個獸受到追殺逃亡的過程最終已死亡結尾,暗示現代社會帶給人
的精神壓力。藉由怪物的追殺來描述身心靈遭受的高壓無法擺脫,最後被輾斃
在高壓中。

失蹤人:雷普特
性別:
種族:灰狼獸人
年齡:23
身高:173公分
體型:中等、沒有健身習慣

備註:是一名上班族,居住在公司附近,步行為其最常使用的交通方式。於
20年月**日失蹤。其最後被拍攝的身影是他倉皇跑過騎樓 並不時回頭查看
,似乎在逃離某個鏡頭外的事物。

  經過一整天工作的摧殘後,雷普特終於得以拖著疲憊的身軀步行回家。跟
早晨時一樣的路程只是少了日光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現在已是半夜兩點。
儘管這條道路已經熟悉到就算閉著眼睛也可以走到家,但現在夜已深,疲憊
不堪的他仍不敢掉以輕心。在喀答喀答的皮鞋聲充斥整個街區的同時,雷普特
依然直直豎立著耳朵,觀察四周有沒有其他人,並盡可能保持清醒。深夜的寂
靜凝重逼人,彷彿一潭死水,讓沉底的雷普特窒息。他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壓迫
感,隨即轉身快步走進在三角窗的一間便利商店,讓自己喘口氣。雷普特拿了
一瓶水準備結帳,在櫃臺等了許久,也喊了幾次店員,沒人出來接應。他聳了
聳肩,把錢留在櫃臺後便逕自走了出去。

  雷普特在騎樓走了不知道多久。從家裡到公司的距離其實不遠,原本這個
時候應該已經到家了,卻感覺還走不到路程的一半。可能太過勞累了吧,他走
得更快了,只希望可以早點回到溫暖的被窩,結束這撕裂精神的一天。傲慢的
主管、自私的同事、延宕的專案、快要繳不出的房租,一件件事勒緊雷普特的
咽喉,一息尚存但無法發聲,一步步使他崩潰。雷普特步伐邁得更大了,他怨
恨這個世界對他的不公及偏頗其他人的無理,越想越氣憤。慢慢的,雷普特的
憤怒轉為焦慮、恐慌,納悶著怎麼還沒到家,「這時候應該要到家才對,怎麼
還在街上遊蕩」他心想。雷普特停下腳步張望四周,又回到了剛剛經過的便利
商店三角窗。

  雷普特開始小跑步,就像被捕食的蹬羚為了活命一般。就在他再度跑過便
利商店時,他瞥見了一個身材魁梧的身影杵在店內。下一瞬間,那個魁武的身
材走出店面,尾隨著雷普特。他頓時感到無比不安,全身的細胞都像要被謀殺
一樣。雷普特繼續向前跑,眼角餘光不時注意著經過的玻璃帷幕。他一路小跑
步著,玻璃的倒映中,那名身材魁梧的獸人雖看起來像是在行走,但就算經過
好幾間店面了,雷普特還是無法擺脫他,一路緊跟不捨。

  雷普特慌了,使盡全力向前跑,就彷彿回到童年,雷普特好久沒這麼賣力
地跑步了,只差在身後的人不是玩伴,而是一個可能想取他性命的怪物。雷普
特想要離尾隨者越遠越好。撻撻撻撻,尾隨者的腳步明顯比雷普特快,隨著腳
步聲越來越近,雷普特往後看,一團龐大黑影就像一個大砲對他直直衝過來。

雷普特想跑得更快,但這已經是極限了,雷普特因為缺氧而感到暈眩,兩腳也
因為持續的奔跑而痠痛不已。

  突然,雷普特踢到了擺在路邊的一個盆栽,剎那間一陣天旋地轉,眼前的
世界彷彿蝴蝶一樣翻飛。等雷普特回過神來時,枝枒早已刺傷手臂、劃傷眼睛
,額頭重重撞擊地面,腳踝也受傷了。雷普特沒時間想那麼多,身後的腳步聲
越來越大聲、越來越近,雷普特奮力起身,用手掌緊緊壓著傷口,一跛一跛拖
著另一隻腳逃命。

  雷普特躲進了盆栽附近的一條小巷,確認腳步聲越來越遠,雷普特才開始
檢查傷勢。右眼目前看不到、額頭擦傷腫起來、手臂被枝枒刺傷而血流如注、
右腳腳踝看似也是沒功能了。雷普特花了好大力氣坐下來,背倚著牆,想到剛
剛的處境,抽抽咽咽啜泣起來。但是這短暫的安寧並未維持段很長的時間。

  雷普特的聲音又引來了尾隨者,緊促的腳步聲從巷子另一頭傳來並持續靠
近,雷普特用手扶著牆奮力起身,手部的傷口裂開了,血從傷口順著手臂到指
尖再滴落地板,斑斑血跡就像冬天凋謝的花瓣躺在雪中如此優雅又令人惋惜。
雷普特一跛一跛地為最後的生機逃命,舞動的身軀就像在跳者某種令人發笑的
舞步一般,直到後腦勺受到重擊。他趴在地上哭著求饒,之後被抓起頭髮往地
上重重一摔,吻部噗得一聲狠狠撞擊地面。
  在他昏倒前最後聽到的一句話,是個令人寒毛直豎的聲音說著:「你的救
贖到了。」